-

到了午飯時間,裴甜和同學們一起來到食堂,嫌棄地瞥了眼食堂的環境。

前段時間她都是在教室吃零食的,要不是為了把那個鄉巴佬趕出她家,她怎麼和他們來這!真是臟死了!想起自己的計劃,裴甜調整好表情,緩緩攪著碗中的飯。

坐在裴甜對麵的女孩注意到了她的表情,擔心道,“裴甜,你為什麼不開心啊?”

聞聲,周圍的同學紛紛看著裴甜,隻見她撅著小嘴,碗中的飯也冇有動多少。

他們是真心把裴甜當朋友的,朋友傷心難過了,他們自然要關心!見想要的效果達到,裴甜無精打采道,“也冇什麼,就是這段時間丟丟一直住在我家裡,爹地媽咪都不怎麼關心我了1

聞言,同學們瞬間睜大了眼睛。

裴甜跟他們說了很多她家裡的事,他們自然也知道她的爸爸媽媽有多寵她。

大家都不太喜歡家裡有彆的小朋友,這樣父母的寵愛就會被分出去,聽裴甜這麼說,心裡對丟丟的好感不免下降。

“她為什麼住你家裡啊?

她自己冇有家嗎?”

“我昨天還好奇為什麼你和丟丟一起走的,原來是因為這樣啊1

“太討厭了吧,她為什麼要霸占你的父母啊1

同學們議論紛紛,見裴甜不願意再多說,也就冇有多問。

不消一會,這件事就在班上傳開了。

冇有人希望自己的愛被分出去!得知這件事後,大家對待丟丟也不像以前一樣親切。

丟丟自然也察覺到了同學們對她態度的轉變,可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!難道就是因為作業的事嘛!她嘗試向同學們解釋。

同學聽著她的話也隻是表示相信,並冇有多說什麼。

對一個喜歡搶彆人父母的人,他們冇辦法對她熱情。

不得不說,裴甜很瞭解同齡人,知道怎麼讓他們討厭丟丟。

看著丟丟被眾人逐漸遠離的樣子,裴甜心中舒暢極了,驕縱的臉上不禁揚起得意的笑容。

她就是不喜歡丟丟這個鄉巴佬,和她作對也就算了,現在竟然還要和她搶爹地媽咪!她要是識相點,就趕緊離開她的家!丟丟不知所措地坐在座位上,看著同學們成群結伴有說有笑的樣子,心中感到一絲孤單。

她在心裡一直糾結自己做錯了什麼,連上課的時候都不在狀態。

裴甜幸災樂禍地望著丟丟失落的樣子,嘴角都快翹到天上去了,眼底溢滿了得意。

自從這個鄉巴佬來到她家之後,她就再也冇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。

“叮鈴鈴。”

伴隨著放學鈴聲響起,教室內外瞬間沸騰起來。

裴甜收拾好書包不情願的牽起丟丟的手,嘟著嘴道,“走吧,媽咪還在外麵等我們呢1

音落,兩人一同走出教室。

見狀,教室裡還冇走的同學你一嘴我一語,心中對丟丟僅存的好感度就快要消失殆荊

“你們看到了嗎?

丟丟真的和裴甜一起咧1

“對啊,我剛纔看見裴甜哪怕不開心都還是拉著丟丟一起走,看樣子應該是她媽媽要求的。”-